收藏本站
  • 首页
  • 校园动态
  • 学校概况
  • 部门办公
  • 教学管理
  • 教育教研
  • 德育之窗
  • 特色教育
  • 师生风采
  • 视频点播
  • 您的位置: 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20 > 德育之窗 > 安全教育 >
    一块石头背后的乡愁——痖弦与《槌衣石》的故事
    信息来源:未知  ‖  发稿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20-01-30 12:00  ‖  查看次  ‖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kplayer.htm

      
     

       1告诉我娃儿,娘是想他想死的!淯水是白河的古称。 源自嵩山,贯穿南阳盆地。 如同黄河之于中华民族,白河之于南阳百姓,便有母亲河的意味。

      
     

       在这条河畔的南阳县境内,有个杨庄营,村里有个叫王庆麟的男娃,是家中唯一的孩子。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乡村人家,谁家不生一串娃儿?偏偏这王家就只有这一棵独苗,父亲是乡村民办小学教员,母亲是当地闻名遐迩的女红巧手。 当庆麟还是个光屁股娃儿时,盛夏时节,他常常坐在祖母和母亲槌打衣裳的那块青石上消暑。

      
     

       这个坐在槌衣石上的孩子,哪里能想象到自己晚年与这石头的缘分?即使当年把他放在走乡串村流动图书馆的牛车上的父亲,预言了“我的娃儿,将来得是个角儿”,却也预言不到这块石头和他的娃儿割不断的命运。 王庆麟十七岁那年,发生了一个意外事件,决定了少年此生的命运。

      
     

       七十年后,从台湾移居加拿大温哥华的著名诗人痖弦回忆起当年自己还是王庆麟的少年离家的那天——1948年11月4日,称之为自己的“断肠日”。 那时父母和他都以为他所在的“豫衡联中”是跟随部队临时撤退到安全的国统区,哪里知道是永诀。 临行前,母亲将七块银圆缝在他的衣襟里,又给他带上两双鞋子。 当他和同学们走到村口,母亲小脚颤巍巍一路追来,往他身上塞了块煎饼。 可少年当着同学的面觉得难为情,就凶母亲快离开,别来烦他。

      
     

       却不知这一别,就是生离死别!他连一张父母的照片也没带,却带了一本最喜欢的诗集——何其芳的《预言》。

      
     

       耄耋之年的痖弦每每回忆起与母亲在村口最后一别的情景,总是重复着“我还凶她……”说着就哽咽了。 撤退流亡途中,王庆麟和同学们看到一则《招生告示》,上书“有血性、有志气的青年到台湾去”、“陆军训练司令部招生”等等。

      
     

       其实是个招兵帖子。

      
     

       王庆麟和同学们已经数日饥肠辘辘,碰到招兵站军官用家乡话招呼他们先吃饭,就不管那么多坐下吃了四菜一汤,白米饭、红烧肉,特别是红烧肉吃完,就不好意思了,再说以为招生就是去上学的,哪里想到报了名就是当兵了,更想不到从此再也见不到父母双亲了!痖弦回忆1989年第一次返回阔别41年的故乡,父亲早已客死在青海劳改农场。 乡亲转告痖弦他母亲临终遗言:“告诉我娃儿,娘是想他想死的!”听到母亲这番遗言,真是肝肠寸断,那一刻的痛伴随余生。 我不止一次面对痖公,听他讲述这悲惨的一幕,陪他垂泪。 2018年4月6日,正是中国清明节后的一天,温哥华好像也懂了清明的意思,天空阴沉沉的,云罩在头顶,把吹过面前的风都涂抹成一片铅色。 我是为了启程去台北参加洛夫先生葬礼,特地来面见痖公,听他交代和嘱托在洛老葬礼签到簿上代他签名等事宜,彼此心情都不似往常轻松。 午餐后,我和我先生一起送他回家,沿着那排比句似的长长的台阶拾级而上,痖公在门口驻足,回转身来,沈吟不语。 然后指着静卧在甬道旁的一块洗得发白的淡青色石板说:“你看,这是我从老家运来的,我祖母和母亲都用它来洗衣裳,就是用棒槌在它上面槌衣。

      
     

       我17岁离家,四十多年后再回去,家里什么都没了,就剩了半截破山墙,还有这块石头。 ”痖公说着说着哽咽了,指着石板上的一道裂缝,像是问我,又像是喃喃自语地:“你看,它身上的裂缝。 在老家见它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搬过来就裂了呢?”说到这儿,突然泪崩,两行热泪被乍暖还寒的风吹着。 稍后,他仿若从梦里醒来似地转向我说:“你给洛夫写了诗,你也替我写一首吧!”我心一颤,视线立刻模糊了。 “写写这块石头吧!”痖公补充道。

      
     

       当我将他送进边门的半扇小木门,他回过头来又说了一句:“我功夫废了,你替我写吧!”我赶紧转身抹去即将夺眶的泪。

      
     

       2这石头让我止不住的泪流。 痖弦先生,1932年出生于河南南阳。

      
     

       以一本诗集《深渊》崛起于台湾诗坛,享誉文坛半个多世纪。

      
     

       其诗歌以甜美的语言和苦涩的思想统一于“中国风和东方味道”的意境中,民谣写诗与心灵探索融合于一体,蔚为华文现代诗大家。 同时,他也是著名的编辑家。 曾担任台湾《联合报》副刊总编长达21年之久。 在两岸对峙的冰冻期,他在岛内联络并积极推举大陆作家,成为最早的两岸文化交流的推手,张爱玲、木心等都在他主持的《联合报》副刊发表作品。

      
     

       作为台湾久负盛名的老牌诗刊《创世纪》三驾马车之一,痖弦个人的诗名和他发现文学天才、奖掖后进的大家风范,早已享誉华语文坛。

      
     

       他可以欣然告慰父亲,当年坐在乡村流动图书馆牛车上的农村娃子,果然成了个角儿!然而,这正是痖弦内心的痛,那个预言自己的儿子“将来得是个角儿”的父亲,那个想儿子想死的母亲,在他们生前,儿子杳无音讯!“从来没有这样残酷的事情,连一个字的信都不通!”痖公说。 1998年痖弦从《联合报》退休,移居加拿大温哥华至今。

      
     

       老年的痖弦,最牵动他的心的莫过于南阳老家,他的老年就是一个沉重的乡愁的存在。

      
     

       记得余光中去世的第三天,痖公电话里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光中过了!乡愁过了!”我说:“还没,您在吶!您就是乡愁。 ”接着我们谈了许多有关乡愁的话题,从地理的乡愁到文化的乡愁。

      
     

       而我心里忐忑着,先生嘱托的那首槌衣石的诗尚未完成。 一年多时间里,那块槌衣石沉沉地压在心头,几易其稿,许多个夜晚,许多个凌晨,在那块青石上槌打衣裳的母亲,在村口追上儿子的一双小脚,漂洋过海的青石上的裂缝,和耄耋之年哽咽的嗓音,和年迈诗人在异乡风里的两行清泪……不停地在我脑海里切换,像电影镜头一样,淡出淡入地迭化着。

      
     

       每次和痖公通电话或见面,我心里就有份亏欠,不敢提及那块石头。

      
     

       2019年8月,当痖公米寿生日到来之前,我给在上海的文友、文艺批评家方向真女士发了条微信,得知她正好回南阳老家省亲。

      
     

       记得她曾说自己的老家与痖公的老家就相隔一条河,而她与痖公相识相交更是早在我之前,痖公也曾多次跟我提及他的这位南阳小老乡。 我于是请她到痖公老家走一趟,拍一些老家的照片传来,我去打印出来,在痖公生日那天呈送给他。

      
     

       不料,痖公已记不清老家确切的地址,加上当地区域划分几经改制,有的地名今昔并非一致。 向真几经周折,终于找到痖公老家两位堂兄弟,并由他们带着去给痖公母亲上坟。 我看到微信传来的视频,向真拎着香蕉苹果等,跟着两位堂兄穿过一大片玉米地,朝着痖公母亲的墓地走去的画面,还有久违的知了的叫声。

      
     

       痖公诗篇里许多家乡的意象一一生动起来。

      
     

       那稠密的绿帐一样的玉米田,真是茂盛茁壮啊,难怪到了台湾的痖弦想念家乡,便以“红玉米”为题,写下了著名的诗篇,和余光中的《乡愁》、洛夫的《边界望乡》并称为乡愁诗的经典之作。

      
     

       得到了向真传来的视频和照片后,我即刻在电话里报告给痖公,其实那几天他一直在等消息呢。 痖公说,如果他还能坐飞机回一趟老家,一定要到母亲的坟地上打个滚儿!老人家这句孩童般的话,一下子点燃了我的灵感,放下电话,我很快将那首迟迟未定稿的诗修改完成,定名为《槌衣石》。

      
     

       我将诗稿发给向真,立刻得到回复:这石头让我止不住的泪流。

      
     

       3雪不管落到哪里都是故乡的雪。

      
     

       之后的8月29日痖弦先生米寿庆生会,我终于带着痖公家乡人的托付,当痖公面“首发”了《槌衣石》。 痖公边听边不住地拭泪……。



                  
    上一篇:我校开展“校园之星”评选活动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2-2018 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20,香港水果奶奶免费料,香港马会在线开奖直播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网站名称: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20,香港水果奶奶免费料,香港马会在线开奖直播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7.0以上